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智能

二三梯队并购潮来临先躲过死亡潮再说吧别

智能
来源: 作者: 2019-02-22 13:29:37

“如今,在共享单车平台经历了大融资时代后,要么是出海求生,要么就是抱团取暖。” 余熠在接受全天候科技独家访谈时表示。

余熠是优拜单车(英文名U-bicycle)创始人兼CEO。优拜单车于2016年10月正式上线,截至今年9月份,共在国内外投放了52万辆单车,累计用户达1100万人,日订单接近100万次。据最新的报告,优拜单车在国内共享单车市场位居第二梯队。

今年9月中旬,优拜单车获得了数千万美金的新一轮融资。这也是自今年6月份以来,国内共享单车平台首次拿到融资的案例。与此同时,悟空单车、3Vbike、町町单车等小众玩家不堪资金压力黯然离场,酷骑单车、小蓝单车、小鸣单车等第二梯队平台卷入押金风波中。

优拜单车的此轮投资来自马修特里爵士(Sir Terry Matthews)创立的家族基金,该基金的创立者马修特里爵士有加拿大“比尔盖茨”之称,曾多年蝉联加拿大首富。同时,他也是一位连续创业者,主要投身于高科技通讯领域,国际通讯公司Mitel和Newbridge Networks是其中最大的案例。

“这也是优拜在海外选择该基金的一个重要因素” ,余熠告诉全天候科技,共享单车在未来一定会成为物联生态体系下的重要一环,通讯技术对其智能化的改造将会有着重要作用;同时,依托马修特里爵士家族基金在全球的覆盖,优拜单车也能实现海外市场的快速扩张。

共享单车第二梯队最近发生的另外一件大事是:10月24日,哈罗单车与上市公司永安行(603776)的参股公司——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低碳科技”)宣布合并,抱团取暖以求继续留在该赛道缠斗。

哈罗单车CEO杨磊在写给员工的内部信中毫不避讳地说道,“我们不但奇迹般地存活了下来,而且还拿到了决胜场最后一个游戏资格。

二三梯队并购潮来临先躲过死亡潮再说吧别

然而,摩拜、ofo两辆自行车已经占据95%的市场份额,据最新报道,双方依然没有合并的打算,还会新一轮融资继续把钱烧下去。在没人投资也没人收购的尴尬局面下,对于二、三梯队的共享单车来说,出海或抱团取暖真的可以帮他们拿到免死金牌吗?

优拜的出海逻辑优拜单车从去年就开始谋划其“出海”之路。余熠觉得,不仅海外共享单车的市场更广阔,其盈利空间也比国内大的多。

他这样算了一笔账:目前,优拜在加拿大的维多利亚投放了200辆单车,日均订单约460次,半小时收费1加币(目前一加币等于约5.1元人民币)。在国外,一辆单车的成本是约1500元人民币,是国内的1.5倍。在国内,优拜单车的成本在1000元左右,目前已投放约50万辆,日订单量100万次,半小时收费标准为1元人民币。同样以每辆车每日2个单次的半小时使用频率来计算,在加拿大投放一辆单车收回成本的时间是150天,而国内的则需要500天。

9月18日,拿到加拿大马修特里爵士(Sir Terry Matthews)的家族基金的数千万美元融资后,优拜单车随即便在海外发布了一款北美定制版共享单车“绿闪”。

与中国境内动辄百万计的“粗放”投放模式相比,共享单车平台在海外城市的单车投放量相对较小。余熠告诉全天候科技,“由于当地政府对单车投放量的管控,并不会造成国内这种单车扎堆的盲目竞争。”目前,优拜单车已经在加拿大的几个大城市中拿到了独家的单车投放权。

在出海方面,余熠认为仅输出单车和运营到海外是不够的。他希望在海外建立起自己的技术研发中心,在物联、人工智能、大数据建设等领域进行探索,分析当地居民的骑行数据,构建起一支国际化的共享单车技术团队。

余熠强调道,“共享单车在未来一定会成为物联生态体系下的重要一环,通讯技术对其智能化的改造将会有着重要作用。”而马修特里爵士拥有两家国际通讯公司——Mitel和Newbridge Networks,能为优拜单车的物联化发展提供助力。

对于共享单车的物联化,一步单车CEO刘亿舟认为,通过底层的服务平台改造将会是单车成为整个慢行交通生态环节的关键。“我们更愿意将自己定义为智慧城市的慢行交通智能系统” 他说。

一步单车已经在其大本营——成都实现了格化运维。该系统能使人员基本固定在格(区域)里,每个格15~20人,并根据格的车辆使用频率进行计算,地服人员可以根据系统指令进行有效运维。

刚与永安行合并的哈罗单车也在今年4月份上线了“哈勃系统”,作为哈罗单车智能骑行的大数据平台,为其提供精细化的运维方案数宽心做人据;9月下旬更是启动了城市智慧交通战略,主导或参与40多个城市的智慧交通体系的运营。

不过,出海究竟能将优拜单车带到哪里,目前尚不可知。而出海也并没有在二、三梯队的共享单车中燃起熊熊大火。中国最早出海的小蓝单车如今在海外的运营也是“雷声大雨点小”。前期跑马圈地带来的资金链紧张、运维跟不上等问题已经让二、三梯队玩家在国内市场陷入困境,出海已经自顾不暇。

哈罗单车永安行:抱团能否取到暖?据哈罗单车给到最新数据显示,截止到今年10月份,哈罗单车已经进驻国内100多个城市、投放了300多万辆单车。2017年,哈罗单车将计划进入300多个城市。注册用户已经突破3000万。

单从投放数量上看,哈罗单车已经在国内市场排名第三。不仅如此,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在共享单车市场上,9月份哈罗单车的月活跃用户为359.66万,仅排在ofo跟摩拜之后。但ofo与摩拜的月活跃用户分别为4186.74万、3987.51万,与第三名的哈罗单车差距非常大。

在低碳科技合并哈罗单车后,杨磊曾公开表示,“这是哈罗单车创业以来做出的最重要和最有价值的决定。”

据悉,永安行此前主要经营有桩公共自行车,低碳科技专门运营其共享单车业务。有媒体曾报道,此前永安行多次试图弥补其在共享单车方面的短板,在它的“意向名单”上曾经还有小蓝单车、小鸣单车等。但由于最终没能达成有效的合作。

永安行在共享单车上的业务数据不尽如人意,市场排名处在第五、第六的位置。据公告显示,2016年永安行共享单车业务收入只有36.83万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仅为0.05%。

据永安行近期发布的三季报显示,三季度营收2.767亿元,同比增长45.24%。在其上市之后股价一度从26.85元每股的发行价上涨到100元每股,市值翻了好几倍。作为共享单车第一不要害怕旅程孤单股,目前其资金比较充裕。

今年9月,低碳科技曾获得蚂蚁金服等机构8.1亿元投资。此次与哈罗单车合并后,新公司股东则包括永安行、蚂蚁金服和哈罗单车等。

杨磊称,合并完成后,哈罗单车将成为永安行及蚂蚁金服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并将在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共享汽车等业务领域,推动和蚂蚁金服、永安行以及众多合作方的合作。

ofo投资人——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在近期表示,目前摩拜和ofo占据了共享单车市场95%的市场份额,头部效应已经非常明显。

据我国交通运输部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17年7月份,全国共享单车运营公司近70家,累计投放车辆超过1600万辆。预计2017年中国共享单车市场规模将达102.8亿元人民币。

如果真如朱啸虎所说,也就意味着,剩下的68家公司仅能分得5%的市场份额,约5亿元人民币市场规模。即便5%的市场份额全部被哈罗低碳科技拿下,也不意味着他们一定能在这个市场继续活下去。

共享单车并购第一案被一些中小单车平台视为这个行业开始进入“抱团取暖”的时代,但不可忽略的是,哈罗与低碳合并背后,还有着其它推动因素,比如,蚂蚁金服是永安行的重要股东,而哈罗单车的几位创始人也与蚂蚁金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偶然因素并非其它中小单车平台可以轻易复制的。

二、三梯队并购潮来临?躲过死亡潮再说!上海自行车行业协会曾经估计,上海能够满足市民出行需求的共享单车数量在50~60万,这数量仅仅是现在上海共享单车数量的三分之一。由于共享单车大规模的投放,很多一、二线城市的市场目前已经趋近饱和。

大规模投放和运营无序也导致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共有14个城市叫停共享单车的新增投放。除了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之外,南京、福州、郑州和珠海等二三线城市也赫然在列。让二、三梯队的“后来者”更是难以扩张。

在融资方面,据IT桔子数据显示,相较共享单车在今年上半年平均每月3.7次的融资,第三季的融资出现明显下降,平均每月只有1.3次。

“如今共享单车负面一波接一波,投资人加仓势必也更为谨慎。”一位从事投行的工作人员向全天候科技说道。

面对资本的冷淡、头部企业的挤压、政府的监管,共享单车的这个冬天显得格外冷。

在问及到优拜单车未来是否会考虑合并时,余熠说,“从整个市场发展的角度来看,政策的制定者并不会希望某个与民生相关的行业形成一家独大的地位。比如专车,在滴滴收购uber中国业务后,人们都认为约车市场被滴滴垄断。但是,不久首汽约车就抢走了滴滴10公里以上的订单;共享单车又分走了滴滴公里的订单。如今摩拜联合首汽、嘀嗒拼车更是形成了对滴滴的制衡。”

不过,他又补充了一句说,“这并不排斥一加一大于二的合并”。

而在一步单车CEO刘亿舟看来,未来一步单车并不排除与一些有价值的公司合并。他认为,每个行业都会经历必然的生命周期,共享单车在近两年仅是导入和成长期,一旦到了成熟期必然会经历整合、并购的现象,未来一年内会是大洗牌阶段。

在摩拜跟ofo两分天下、短期内拿不到融资的情况下,有业内人士指出,“现在共享单车平台重要的不再是它能处于哪个梯队,而是能否继续留在该赛道上。”

幼儿园墙面价格
宝宝外套批发
户外小帐篷价格

相关推荐